中国国际智慧城市、智慧工地展览会
智慧城市行业第一展
  • 1
  • 2
  • 3
  • 4

网站首页 > 展会新闻 > 行业新闻 >

“智慧城市”在港澳:口号喊得不多却一直在路上

2019-08-02 09:36:58   来源:www.chinazhibohui.com
智慧城市在中国的建设不可谓不热闹。仅仅到2018年年底,就已经有约500座城市明确提出建设新型智慧城市目标。稍微关注点智慧城市产业的人,也会不时听到诸如IDC预测2023年中国智慧城市市场规模将达到389.2亿美元这样振奋人心的新闻。

被写入国家战略的“智慧城市”开始在方方面面改写人们的生活,即使对词意不甚理解,身处城市之中,也多少能感受到它的影响。办证环节简化了,或许可以放入智慧政务的目录之下 。留意到社区愈发密集的摄像头,这可以和所谓的“智慧安防”联系起来。

u=453356286,2025302662&fm=26&gp=0.jpg

“智慧城市”在港澳:口号喊得不多却一直在路上

与普通人不同的是,政府或身处产业内的企业却要切实思考如何应对“智慧城市”的问题。怎么做必然关乎如何定义或者如何想象客体,摸索前进之时不如把眼界放宽阔些。在7月31日的中国国际物联网与智慧中国高峰论坛暨智慧湾区城市群发展高峰论坛上,借着粤港澳大湾区的政策背景,来自三地的专家得以就“智慧城市”展开交流。

香港:作为“创新枢纽”的香港生产力促进局

“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已经52岁了,没有执照。”资深顾问罗立仁对自己所在机构的开场介绍有些出人意料。香港生产力促进局是依据《香港生产力促进局条例》建立的工业支援机构,归香港创新科技署管理,小部分资金来自政府,大部分来自对外提供企业服务的盈利。长期以来,生产力局致力于加强对香港工商界的培训支援,推动“再工业化”和智能产业的发展,被称为“香港的创新枢纽”。

如果要为企业提供策略支援,必定要时刻走在产业前沿。香港生产力促进局与麻省理工学院、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等知名院校、机构都有合作。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适应香港的工业发展,生产力局与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Fraunhofer-Gesellschaft)专门在香港合作设立了科创中心(The Hatch – INC Invention Centre),以期在信息化技术促进产业变革的工业4.0时代,让德国的产品开发模式更好地在香港得到推广,促进香港企业的转型发展。据悉,该中心也是在亚洲设立的创新思维培训工作坊。

除了提供培训,生产力局还能提供有针对性的方案帮助企业进行产业升级。借着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的风,它也希望能透过技术和技能转移在更大范围内助力产业转型。在今年,生产力局与深圳福田区合作成立“香港生产力促进局深圳创新及技术中心”,以便“把国际化的技术带到深圳有需要的地方”。生产力局目前也在就机器人补贴项目和东莞合作。

澳门:借助“智慧城市”解决城市问题

澳门大学助理教授、通信与信息系统博士刘文坚在参加会议前特意收集了澳门政府近二十年的公开文件,并做了词频分析。早些年的文件里自然没有“智慧城市”这么时兴的词语,也鲜有高大上的词语。但医疗、教育、住房等关系到民生的词语却出现得着实不少。近年,澳门开始使用“智慧城市”这一提法,在2015年发布的五年规划中将“智慧城市”融入政府施政,还专门设立了智慧城市发展专责小组。

建设智慧城市,必不可少的是高等教育带来的人才支撑。澳门的高等教育发展比较短暂,刘文坚坦言“质量不太高”。“但是数量比较多,一共有10所。”话锋一转,刘文坚开始调侃。不过,他觉得,这十所高校的确能发挥重要作用。澳门大学建立了智慧城市物联网国家重点实验室,澳门科技大学成立了澳门智慧城市研究所。此外,澳门业界也在2017与阿里巴巴签署了《共建智慧城市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前不久,中外城市竞争力研究会公布2019中国最安全城市排行榜,澳门当选中国最安全城市第一名。******业为重要经济支柱产业的城市,却成为最安全的城市,不免令人诧异。刘文坚提及,澳门近年也增设了“天眼系统”。去年下半年,《澳门特别行政区公报》刊登保安司司长批示,批准“全澳城市电子监察系统”中的601支录像监视摄影机日前已正式投入使用。

说起澳门,难以绕开的是******业,“收益高且居高不下”。产业结构较为单一的地区一般会早早打出丰富产业结构的旗帜,不过直到今天,许多人仍在期望澳门在保持******业收入增长的同时让产业趋于多元。澳门的人均收入水平在世界范围内都居于领先地位,但是对数据的欺骗性有所警惕的人往往也会考察中位数。刘文坚认为,澳门人口收入的中位数偏低,离共同富裕仍有距离。除了贫富不均,澳门城市建设相对滞后也是一个问题,刘文坚标注“速度是硬伤”,意在讽刺澳门一拖再拖的“宇宙最贵”轻轨。外界看来,澳门已经足够富裕、宜居,但在刘文坚看来,澳门可以借助建设“智慧城市”的力量治一些城市病。

在难点分析方面,刘文坚首先列出的是个人隐私保护。此前有************引入了人脸识别系统用作测试,AI技术也曾成功阻止数百名不该进入赌场的人参与******。但在澳门,人脸识别系统进入赌场却在舆论范围内受到较大争议。澳门的隐私保护其实已经走在前面,不仅有《个人资料保护法》,人们对人脸识别系统的抵触情绪无疑反映了对私权的认知。

澳门的城市改造尤其能够借力“智慧城市”。刘文坚认为,旧城区改造难以绕过诸如道路工程协调或者是一些法律上难以解决的问题,不如着眼于新区的规划和建设。他也指出,澳门建设智慧城市的突破口是建好物联感知层、网络通信层。具体来说,应当规划统一的地下网络体系,包括供水排水及污水处理网络,电力供应网络,天然气燃气供气网络,以及智慧城市的基础通信网络。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紧随业界前沿步伐并重视合作交流,这些是来香港的启示。澳门重视个人隐私权保护和高等教育并试图借力智慧城市建设治疗城市问题的意识,也能为我们带来些许启发。要知道,解决城市病,从提出之始便是“智慧城市”题中之义。

上一篇:无人机排查风险、机器人“冲”上一线!黑科技让防汛抗洪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栏目
相关新闻